【春情初开】 - av网站,av大帝,++av大帝,av大帝在线视频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【春情初开】

【春情初开】

  春情初开(一)
 
  十四岁读初三的张伯雄,是一对双胞胎,张伯英是哥哥,伯雄是弟弟,但在 外人看来,是分不出来谁是哥哥谁是弟弟的。不同的是伯英的眉稍上有个豆大的 黑痣,藏在眉毛中,眉毛又特别的粗长,容易看出来,除此之外就是父母也辩不 清。他们不但貌同,连从小的哭声说话声,都是相同的。
 
  他们父亲张大伦是青年有为的商人,四十岁左右的年纪,就有了雄厚的商业 基础,少年得志免不了花天酒地,和各种应酬。
 
  阿桃是嘉义人,二十五、六岁的年纪,她的丈夫在张大伦的工厂做事,他们 只生了一个孩子,留在老家由父母抚养,已四、五岁了。阿桃是张家从小姑娘时 就雇用的下女,已经十年了,也可算是张家一员,做事勤快,又爱乾净,长得又 漂亮,所以人人都喜欢她。
 
  周末,张太太吃过午饭,打了个电话给先生,说是南部来了朋友,三缺一叫 去打牌,化妆一番就出去了。
 
  六点钟光景大伦从公司回来吃饭,他是很难得回家吃饭的,阿桃特别为他加 了点菜,香肠什麽的给他下酒。饭後,他拿了伯英伯雄的功课看了一阵子道: 
  「你们兄弟俩乖不乖,功课做完了没有?」
 
  「只有地理没做,其馀的都做了!」
 
  「春假後要考高中了,要好好用功。」
 
  「知道啦!爸爸。」
 
  「好,剩下的功课明天再做吧。爸爸请你们看电影。喜欢看什麽片子?」 
  伯英抢着道:「我喜欢美国西部武打片。」
 
  伯雄也道:「我喜欢现代战争片。」
 
  张大伦道:「这样好了,你们俩一起先看场西部武打,再看场现代战争片。 
  反正明天是星期日,晚睡没关系,你们每人看两场好了。「说完模出来二百 元,分给兄弟两人。
 
  两人兴高彩烈的出了门。
 
  等他们看完一场电影回来,按了好一阵电铃。见阿桃没来开门,兄弟俩猜想 阿桃可能以为自己两人回来的晚,她也出去玩了。两人商量一阵,一个翻墙进去 打开门,这是他们常办的。
 
  伯英打开门让伯雄进来,两人向大厅走去。到了半中突然听得阵阵阿桃的呻 吟喊叫声。兄弟两人常从同学处看到淫书,对性的知识已经大开。他们以为阿桃 的丈夫来和阿桃相会,於是不约而同的朝室门走去。听清楚声音竟是发自母亲的 卧房,心想:阿桃太不像话了,为什麽不和丈夫在自己房中幽会,而跑到母亲房 中来。
 
  走到母亲窗前往里一瞧,室内的灯光大亮。阿桃躺在母亲的床上屈起了两条 腿来,分的开开的,伏在她身上的不是他丈夫,而是自己的父亲一──张大伦。 
  他正在气喘喘的屁股耸动,鸡巴进进出出的狠插着阿桃。阿桃则张着嘴,闭 着眼娇喘着,屁股直摇。她嘴里不停地浪叫着:
 
  「喔喔……好……好痛快……我美死啦……好舒服……太好了……哼……我 已有五、六次啦……哎呀……我又来了呀……哼哼……」
 
  阿桃攀起来的腿,放在了床头颤抖着。她嘴里虽然蠕动着,可是发不出声音 来。只是鼻孔发出轻微的:「哼……哼……哼……」
 
  张大伦仍然不住的耸动着屁股,猛然抽动着「滋滋」之声更响了,他动的更 起劲了。阿桃醒过来,颤着声儿道:
 
  「我又晕过去一次……了……我真听到铃声呢……可能是回来了呢……他们 会告诉太太的……」
 
  「不会的!」张大伦道:「他们两个要看两场电影才回来!再过一个多小时 差不多。」
 
  伯英伯雄互相对望了一眼。又听阿桃说:「我们已玩了两个多小时了,也该 休息啦……我也过足瘾了……再来我也吃消了……」
 
  张大伦道:「好吧,让我先去吧,别叫两个小鬼碰上。」
 
  阿桃举起腿来将脚放在他的肩头,大腿并紧了,屁股一下下耸动,左右摇动 着柳腰。张大伦则像疯子似的狂动着,插得阿桃又不停的哼叫起来:
 
  「啊呀……我亲汉子……今天你吃了……多少春药……可把我整惨了……」 
  张大伦猛烈的抽动了一陈,突然他连打两个寒颤,将肩头上阿桃的腿放了下 来,一下子伏在阿桃身上不动了,阿桃更颤抖厉害了,她躺着动也不动。嘴里只 是:「哼……哼……」
 
  又歇了一阵,她才搂住张大伦的脖子猛吻着张大伦:「唔……我太舒服了, 真过瘾……」
 
  伯英、伯雄立在窗外看呆了,见里边的已完了才想起。自己伸手朝裤子上一 摸,竟湿了一片。兄弟两赶忙离开现场,轻轻的走回门口,伯英打开门叫伯雄出 去,并附耳嘀咕了一阵,又把门关起来,伯英则藏在矮凳里面。
 
  「铃……铃……铃……」
 
  阿桃衣带不整的出来道:「谁呀?」
 
  「是我,阿桃。」
 
  阿桃道:「哦,来了!」
 
  阿桃打开门,伯雄上下打量她一阵说:「你已经睡了吗?」
 
  「没有……」阿桃突然觉得不对,立刻改口说:「我只是在床上躺了一下, 想不到竟睡着了。」她见少了一个,但一时又弄不清谁是谁,问道:「还有一个 呢?」
 
  伯雄道:「你是说伯英呀?他在巷口买东西,马上回来。我在这等他你先进 去吧,我们还要洗澡。」
 
  阿桃则进屋,伯雄就出来,两人一同回房。
 
  洗了澡睡到床上,怎麽也睡不着了,满脑海都是阿桃的一身丰满浪肉,两兄 弟竟不约而同打起手抢来,最後才迷糊糊的睡着了。
 
  起床後兄弟吃完早餐,阿桃忙着整理家务,伯英偷偷溜到妈妈房中去,这时 妈妈正在化妆。
 
  伯英上去依在妈妈怀里道:「妈……」
 
  「嗯……」张太太漫应着。
 
  「昨天晚上,爸爸叫我和伯雄去看电影。」
 
  「好看吧?我的乖乖。」
 
  「嗯……我们提早回来叫不开门,爬着进来的。」
 
  「哦!大概阿桃睡着了,是吗?」
 
  「不,我们进来见她和爸爸在你床上。」
 
  母亲急急的问道:「干什麽?」
 
  「嗯……脱了衣服……」
 
  「别胡说!」张太太沉下脸来斥责儿子。
 
  「真的嘛!伯雄也看到的。」
 
  「乖儿子,妈信你,但可不准胡说。知道吗?」
 
  伯英点点头。
 
  「去吧,听妈的话,叫伯雄来!」
 
  伯英低头走出了母亲的房间,见伯雄正在房门口伸头探脑的,就指了指母亲 的房间道:「妈叫你!」
 
  伯雄进了房,叫了声:「妈……」
 
  母亲搂着他道:「乖孩子,昨晚你们回来,见爸爸和阿桃在我房里?」 
  「哪……」
 
  「这事你和哥哥别说出去,乖!」
 
  伯雄退出去,和伯英凑在一起嘀咕了一阵,都认为妈会跟爸爸吵架,一定也 会解雇阿桃。但出乎他们意料之外,当阿桃争分夺秒做好了饭问张太太:「太太 是不是现在开饭?」张太太仍与平常一洋,满面笑容的道:「等一等吧,阿桃, 先生是回来吃午饭的,我们一起出去,下午还有应酬,晚饭不回来吃了。」 
  伯英伯雄还以为她会对阿桃厉言厉色呢,见她仍与平常一样,不知道她心里 怎麽想法?
 
  张大伦回来,就问太太道:「昨晚手气怎麽样?」
 
  「嘿……」张太太依在他的怀里,投给他一个讲媚的眼色,反问他道:「你 猜猜看。」
 
  「嗯……赢了?」
 
  「嗯……」
 
  「我看得出来,哈哈哈!」张大伦自作聪明。
 
  「我也看得出来。」
 
  「你看的出来什麽?」
 
  「你昨天晚上……」太太说着暧昧地笑了。
 
  张大伦惊慌失措的道:「怎麽?」
 
  「─定是……等我等得没睡好。」
 
  「嗯!这倒是真的,你怎麽看得出来?」他心里像放下了一块石头似的轻松 了下来。
 
  「我见你的眼圈发黑嘛。」
 
  「哦……真的?」
 
  「你是太不关心自己了,我一看就知道。」
 
  「你是天下难得的好太太,你对我太好了。」他说着在太太脸上吻了一下。 
  「别胡来,你看,你的儿子都在瞧着呢!」
 
  张大伦看了看伯英伯雄,一阵哈哈大笑。这时阿桃已送上饭菜,他们一家坐 在饭桌上吃饭。
 
  饭後,张太太进去化妆换衣服,阿桃收拾碗筷,张大伦则坐在沙发上,翘起 二郎腿来吸着烟。
 
  伯英到洗手间去了,伯雄到爸爸面前:「爸爸,我想和你说几句话。」 
  「什麽事?你说吧。」
 
  「我们到外面去说吧。」
 
  「什麽事还要到外面去说?这里还不一样吗?」
 
  「不要,爸爸,我们到外面去嘛!」
 
  「好好,你的花样真多。」
 
  父子两人,走到院子里的花园中,张大伦道:「什麽事?大惊小怪的?」 
  「昨晚上我们看电影回来叫不开门。」
 
  「啊……!」张大伦吃一惊。
 
  「我们跳墙进来,见你和阿桃……我们又出去,重新叫门……」
 
  「唔……」张大伦四下张望着:「乖孩子,千万不能说出去,那样妈会和我 吵架的。」
 
  「我和伯英商量过,不告诉妈可以,不过……」
 
  「你说!」
 
  「爸爸要请客!」
 
  「好、好!」
 
  「拿来!」伯雄伸手。
 
  张大伦摸出两百元交给伯雄。
 
  「不够!」
 
  「好好,再加……」
 
  「每人五百!」伯雄开出价来了。
 
  「要那麽多干什麽?」
 
  「不然不要。」
 
  「好吧!」张大伦摸出一叠百元大钞来,数了十张交给伯雄道:「爸爸要破 财消灾才行呀,如果半吊子可以退钱,不能让你们白敲的。」
 
  「好的,以後爸爸大方点就行了,否则难说。」
 
  「好呀!你们想敲到几时为止呀?小鬼!」
 
  「早着呢!爸爸!」
 
  张大伦按在伯雄的肩上,父子两人嘻嘻哈哈的走回房去。伯英正的沙发上看 电影广告,伯雄交给他五百元。伯雄轻轻的道:「这是爸爸给的遮羞费。」 
  「小王八蛋!」张大伦轻打了伯雄的脑袋一下,笑骂着。
 
  「大伦,怎麽又骂孩子这些粗话呢?和你说过多少次了,老记不住!」张太 太从卧室里化妆出来。
 
  张大伦笑道:「他们太调皮了!哈哈!我们走吧!」
 
  「嗯!」张太太将乎伸到张大伦臂弯里,回头对孩子们道:「你们乖乖在家 啊!」
 
  「知道啦!爸妈再见!」
 
  「再见!」张大伦夫妇如新婚般出门去了。两兄弟立即讨论起来,伯英主张 去看电影,伯雄主张打游戏,汪弟两只好各走各的了。
 
              春情初开(二)
 
  伯英上了公共汽车,但不一会他又回来了。阿桃出来开门,见是伯英,便问 道:「不去玩了吗?」
 
  伯英应道:「嗯!阿桃,你有事没有?」
 
  「刚收拾好了,打算睡一会。」
 
  「我有话到你房里去淡淡。」
 
  「晤!」阿桃应着。
 
  阿桃领伯英到自己的房中,他平时是不到这地方来的。如今进了她的房间, 四下一瞧,觉得虽没母亲房间大,但也整整齐齐的。就一屁股坐在床沿上道: 「阿桃,来!我有话和你说。」
 
  阿桃虽然觉得这小鬼的举动不平常,但是从小看他长大的,并没有将他放在 心上,就大方地坐下道:「有什麽话?说吧!」
 
  「哪……也没有什麽……」伯英拉过她的手来握着。
 
  阿桃半带斥责的道:「有话快说,没有的话,我可要赶你出去了!」
 
  「我是想和你淡淡昨晚上的事,我和伯雄看电影回来,叫不开门,我们跳墙 进来,见你在妈房中和……」
 
  阿桃听得花容失色,忙握着他的手道:「你们都看见了?」
 
  「嗯……我们打算告诉妈。」
 
  「啊……伯英,千万使不得,那会不得了的,那样你妈会闹成什麽样,你想 想看。这可不是开玩笑的。」
 
  「所以我来和你谈谈嘛!」
 
  「怎麽谈呢?」
 
  「你和爸爸怎样,嗯……我也要怎样!」
 
  「好呀!小鬼,转了半天圈子,目的在这里呀!」
 
  「答不答应?」
 
  「不答应怎行呢,把柄在你们手里了。」
 
  伯英又担心的道:「你可不能告诉爸爸!」
 
  「好小鬼,又想又怕的。」
 
  「不是怕,是爸爸知道难为情。」
 
  「知道啦。」
 
  阿桃说着,就替伯英脱鞋,宽衣。伯英则贪其的将两乎伸到她的胸前,探进 衣服去,抚摸着她的乳房。
 
  阿桃在脱去他的裤子时,突然惊叫起来:「啊呀……小鬼的东西比爸爸的还 大!」
 
  伯英低头一瞧自己的鸡巴,真的是紫黑发亮,青筋暴起,有七寸来长,龟头 在阿桃乎里不断跳跃。
 
  阿桃自己脱去裙子,伯英已将她的上衣解开了,两个大乳房跳了出来,她穿 着三角裤躺床上,伯英一把将她的裤子拉掉了。
 
  呈现在他眼前的,是个外紫内红,洞口微开的阴户,伯英忙学着父亲的样伏 到阿桃身上去。屁股乱顶着,顶得阿桃格格浪笑。阿桃一把握着鸡巴,对准了穴 口,把他的屁股一按,「滋!」的一声,伯英觉得一阵快感,好不舒服。 
  他怕阿桃讥笑,不敢乱动,静静的享受着。出乎意料的,阿桃的阴户竟活动 去来,猛力的收缩着,这一来,伯英可遭了,一颤抖射出精来。
 
  「小鬼!」阿桃翻翻白眼看看他,既像满足,又像抱怨。隔了一会,才道: 「你是头一回?」
 
  伯英点点头。
 
  阿桃浪笑着道:「想不到我吃了只童子鸡啦!好了,下去吧!」
 
  伯英在她身上揉着,不肯下来。
 
  「小鬼,好好的歇会儿吧,骨头都被你揉散了!」
 
  「我要你这样!」伯英用手做吮吸的动作。
 
  「好,那你别动!」
 
  伯英听活的停止活动,阿桃的穴又开始夹起了。在夹的同时,伯英一口含住 乳头吸吮了起来。
 
  阿桃扭道:「哎呀……小鬼,别吮了……哟约……我痒死了……放开……哎 呀呀……」
 
  伯英并没有听她的话,因为他觉查出来只要他吮一下乳头,她包着他的鸡巴 的骚穴就会用力夹一下,使他好不爽快。他狠狠的吸吮起来,她的穴就大力的夹 着。
 
  阿桃直叫道:「啊……啊……」没几下工夫,伯英鸡巴就在阿桃的穴里硬了 起来,并且被阿桃一夹,还反抗的跳动一下。
 
  阿桃呼叫着道:「我的小冤家呀……活动活动吧!我被顶趐了……哼哼…… 你的家伙又粗又长……哎呀……涨死了……」
 
  阿桃见伯英不会抽插,就将腿向上提了提,悬空的脚蹬在伯英胯股上,用力 的一顶一顶的。每顶一下,就呼一声。伯笑就像驾了云一样舒服,他不觉的也会 抽插起来了,插得阿桃浪叫不绝於耳:
 
 「哎呀……小乖乖……啊……你的鸡巴太大了……小心……哼哼……美死我 
  了呀……我痛快死了……啊……我的小心肝……哎呀……我忍不住……要丢出来 
  了……啊……「
 
  伯英得鸡巴一阵热热的汤浇上似的,好不舒服。他就停住抽插,享受这奇妙 的快感。阿桃的骚穴停止收缩之活,伯英又活动起来继续不断的抽插,一下下的 直顶着她的穴心上。
 
  阿桃微睁媚眼道:「小鬼,你叫我舒服死了……」
 
  伯英第一次插穴,也不敢太放肆,怕阿桃取笑,如今听了阿桃的赞美,知道 自己的行为合乎标准,就着力抽插起来。插得阿桃颤抖着道:「哎呀呀……小冤 家……这下可把我插趐了……哼……美死我了呀……唔唔……」
 
  伯英知道插的越重,阿桃越痛快,就更用力抽插起来,「滋滋」之声,充满 了房内。阿桃又叫道:「天啊……小丈夫……你插得我飞了呀……我又要……丢 了……嗯……丢了……」
 
  又是一阵热汤袭向龟头上,伯英实在没力再动了,便伏在阿桃身上休息。 
  一阵高潮过後的阿桃,紧搂着伯英亲吻着他,双手亦在他身上抚摸着,浪着 声音道:「我的小丈夫,你可把我插美了!」
 
  伯英也亲热的道:「阿桃!」
 
  「唔……」
 
  「我累了。」
 
  「好!休息一下,换我来动!」阿桃搂着伯英一个翻滚,将伯英翻在底下, 她则两腿往上一提,坐在伯英身上便套动起来。两只肥大的乳房,不断摇动着, 伯英用乎去握着,揉着。
 
  阿桃套了有二十来分钟,突觉伯英的鸡巴在穴里一阵猛涨,不但粗了许多, 还跳着呢,经验告诉她,伯英要射了。就一下子套了尽根,小肚子往前挺了两挺, 就不再动了,光用骚穴肉壁用力收缩。
 
  伯英寒颤连连的,鸡巴在穴里不由自主的挺了两挺,就射出精来了,滚烫的 精液刺激得阿桃浪声连连的:「哎呀……啧啧……美死了……唔……」她也陪着 伯英泄了。
 
  阿桃再也支持不住了,一下子伏到伯英身上喘嘘嘘的。一面在叫道:「我的 小亲!小亲亲……」
 
  过了一会,阿桃翻下身来,娇笑着道:「伯英,你使我太痛快了!」
 
  伯英道:「我也好舒畅呀!」
 
  歇了一阵後,她推了推伯英道:「起来,洗个澡睡觉吧,我要烧饭了!」 
  伯英缠着她道:「我要你陪我去!」
 
  「好了!我陪你!」
 
  阿桃和伯英赤棵裸的从床上起来去冲洗,阿桃一如往常的照顾伯英,帮他洗 澡擦背,打发他到房中睡觉,然後自己也冲洗乾净身上的淫精浪水,才回房中穿 衣。她又把伯英脱下的衣物送到他房中去。
 
  阿桃道:「伯英,你吃过饭出去玩玩好吗?」
 
  「为什麽?」
 
  「我得关照一下伯雄呀!」
 
  「我不干,也不出去。」
 
  阿桃亲吻着他说:「伯英乖,你听话以後我会对你特别好。」
 
  「你可得一定对我好呀!」
 
  「一定,一定,睡会儿养养精神起来吃饭。」阿桃拍拍他。
 
  阿桃回房也休息了一下,心想:伯英这个小鬼本钱真不小,不知道伯雄是否 也一样?又想到张大伦。想来可笑的是,他们父子三个同走一个门户,如果主了 孩子的话,虽有自己丈夫顶着,但究竟是张大伦的儿女还是孙子……反正这笔帐 记在张大伦头上,由他负责,四岁的女儿就是他的,只要他暗中给钱就行,想着 想着竟入了梦……
 
               (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