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熟女少妇  »   黑瞳事务所之不伦契约

黑瞳事务所之不伦契约

  新加坡的圣淘沙岛向来都以原始的海滩、葱郁的热带植物闻名于世,而升涛湾却像颗明珠镶嵌在它的心脏地带,它由十二幢豪华别墅组成,除了独立新颖的设计外,它的后院更可停泊私人游艇,住在那里的人绝对可以称得上是新加坡的超越富豪。
  司空诚,他的名字就是一个传奇。他父母拥有的物业公司原本只可以排在新加坡百大上市公司之末;但当司空诚十5岁那年,他的父母双双在一次空难中去世,他一夜间只剩下一个大自己五年的姐姐---司空如烟。她的样子漂亮,但性格软弱,对管理公司一窍不通,公司控制权最终落在那些元老级的员工手上。
  当时二十岁的如烟为了照顾弟弟,让他可以安心念书,毅然放弃大学修读的服装设计学位,投身模特儿行列来赚取高薪。弟弟一直都很感激姐姐的牺牲,他发奋图强,仅仅用了五年就完成了企管的学位,再通过法律手段把父母公司的控制权收回来,只用了五年时间,他的公司已排进了十大上市公司之内了。而如烟也可以安心完成她的服装设计学位,在弟弟的财力帮助下,她已是一间服装公司的负责人了。
  司空诚充满了喜悦的踏进自己升涛湾的别墅,经过半个月的不眠不休的努力,他终于可以从日本把价值20亿美元的合约带回来。除了合约成功令他感到兴奋外,可以回家也令他感到心情舒畅,因为这里有他唯一的亲人,也是他最敬爱的姐姐……「你还未睡?」司空诚看到姐姐仍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发呆。「都差不多凌晨两时了!」岁月在司空如烟的脸上没有留下一点痕迹,她已经三十岁了,但外表却还像当模特儿时那样青春亮丽,他们的朋友初次认识司空诚和如烟时,都常常误解如烟是妹妹哩!这样的误解令如烟感到很气结,所以她刻意打扮得成熟:把长发盘起、穿上保守的套装,鼻上还架上了一个无边的眼镜。
  司空诚注意到沙发前的茶几放着两杯冷了的茶。「刚才有客人?」「都不算客人!是卓伟来过……」如烟的声音变得很轻,有点不好意思的感觉。
  「哦!」司空诚知道那个卓伟---他是姐姐在国中时的同学,也是她最大的追求者。他现在是一间美国外商公司的总经理,在很多女人心目中,算是极有身价的单身汉。如果他不是姐姐的追求者,司空诚也很欣赏他的,现在只会感到很讨厌。
  「他……向我求婚了!」
  司空诚的心突然感到很冷,他压下了所有的激动情绪,轻声的说:「你应承了?」「是的!」如烟眨眨大眼睛的说。「我想他可以照顾好我的,那你就不用再操心我了……」「不……我一点都不介意……我……」司空诚的声音变得颤抖。
  如烟站起身来抓着弟弟的手,仰起头说:「这几年都辛苦你了!你不单给回我富裕的生活,连我事业遇到的难关,你也一力承担。」「这是我该做的……」「事业是重要、姐姐也重要,但你自己的生活也同样重要!」如烟轻柔地说,「这几年来一直都听不到你交过什么女朋友。」「我有喜欢……」「嗄?你有喜欢女孩子了?那带回来给姐姐认识才好!」如烟雀跃地说。
  「我……」
  「如果真的喜欢就要速战速决了!不如和姐姐一起行婚礼丫!」如烟的眼睛充满了浪漫的美梦。
  「你们打算何时结婚?」司空诚苦涩的说。
  「卓伟明天要去美国公干十日,他说回来后才正式开始筹办婚礼。」如烟的情绪有点高涨。「我想弟弟该是第一个知道的人,所以才等你回来。」「嗯!恭喜。」司空诚终于压下了不悦的情绪。
  「对不起,我有点兴奋过度了。」如烟伸伸小香舌的说。「你也累了,早点休息。」「你也是!晚安。」
  「晚安。」如烟踮起了脚尖,快速的给了弟弟一个晚安吻便离去了。
  司空诚没有抹掉脸颊上的唇印,那唇印冷冷的渗入了他的思绪,悲伤和不愤令他的心没法平静,他回头走出屋外,跳上那引擎仍在发热的跑车,车呔在马路上发出尖锐的叫声,车子在黑暗中盲目飞驰。
  凌晨的马路很寂静,黄色的街灯在薄雾下显得很迷糊,司空诚只是完全依靠本能来驾驶,没有理会目的地。雾愈来愈浓,周围的境物几乎都看不见,司她把摄像头往下移,把自己的B对准了摄像头,偷过镂空的内裤可以很明显的看到她阴户的形状,小一个小馒头一样,阴唇很厚。我打字跟她说:你的阴唇好肥啊。她给我回了个吐舌头的标志。这样我们认识了,从那以后我每天都去她所在的聊天室,就是为了看她。晚上回家就在同城援交网she169.com复制粘贴你懂提供私聊,上门等服务。的看他的表演,慢慢的我们的话也越来越多。有时候上班就在QQ上聊天;回家体验另类做爱,要的就是那种感觉,喜欢那里的气氛!空诚开始冷静下来,慢慢的把跑车停在路肩上。他的头紧压在呔盘,回想往事:二十岁时,他发现了一个事实-他爱上了自己的姐姐!她的温柔和漂亮是独特的,只可以属于他一个人。如烟的性格保守传统,如果让她知道自己的心意,她一定会逃离自己身边的,所以他一直都把爱慕藏在关心和宠爱底下!只是现在她要嫁给其他的男人了,这令他无法容忍!他静静思考可行的方法---纵使是杀了卓伟也在所不惜……这时,一个听不出是男是女的声音忽然悠悠地传送她的耳朵妆。